BC省车险将可以网上买了!没保险中介公司什么事了?

BC省府今天发了个看上去不疼不痒的新闻稿,但是其实际内容确实关乎每个有车一族省民的。


2022年5月份起,BC省民就可以自己直接从网上购买车险了。现在则都要通过中介保险公司。


BC省公共安全厅厅长在新闻稿中称“我们的主要目标还是……使BC省民的车险保费平均降低20%。”简直是喜大普奔的好消息啊。


所以降车保保费、省银子一说是必须的了。NDP政府连任上台后的这一承诺和作为值得称道,比自由党解体ICBC的想法和概念可能都来得更便捷、更实惠。


但是细细来看,大家都会注意到这个政策完全实施还要等上一年半的时间。具体的实施办法和细则要在明年才能见分晓。


这个过程中涉及的主要难题有两方面:一个是如何处理贴纸的问题,另一个则是要进行协商,让 “保险中介群体准备好迎接即将到来的变化,并制定与车牌和贴纸相关的规章。”


都完全网上续保了,还会有保险中介公司什么事儿?


这个还真不知道,从省府新闻稿里还看不出个定案,起码现在看不出。


不过新闻稿援引BC省保险中介公司协会的执行董事兼COO的话称:“中介公司和其为顾客着想的理念还将在明年……以及新的网上车保服务中发挥重要的作用。”


您看明白了吗?小编似乎是懂了。


烂摊子下的

保险中介公司

ICBC虽然为省民提供基本的车保服务,并贵为一家省管的国营公司,近几年已经成为了一个不折不扣的烂摊子:2018年和2019年分别巨亏13亿和12亿加币,同时很多省民的车险保费却每年都在涨、涨、涨。


改革甚至解体ICBC的呼声越来越高,因此执政党NDP强压之下不得不着手对ICBC实施一些大手术。


有人给ICBC算了一笔账,发现两项重要的支出争议最大:第一笔是支付给车险事故相关的律师费用,另一笔是支付给保险中介公司的佣金。


这两笔费用每笔大概每年都在5亿加币左右,加起来几乎能够弥补了ICBC的大部分亏空。


因此NDP政府动的第一个心思就是砍掉律师相关费用,并从去年开始就为此跟律师们闹上了法庭。


但是论和律师们打官司,谁会输谁会赢,估计用脚指头都能想明白。


所以可以动的另外一个心思就是支付给保险中介的费用了。


在野党自由党评论员Jas Johal去年底曾开炮称如果完全实现网上直接购买车险和续保,这笔付给中介公司的费用就完全可以省掉了。


他认为现在很多事情和支付都可以在网上办,为什么买车险不能?


当时,负责主管ICBC的省司法厅长尹大卫(David Eby)为此辩护称人们购买车险时会有很多问题,这些问题通常都由专业的保险中介公司来负责回答和处理。如果这些工作都由ICBC负责,成立相应的呼叫中心、建立基础设施体系、培训人员等等不会是一份花费较少容易完成的工作。


但他当时确实承认如果实现网上购买车险或续保“确实会降低成本。”

细算账

今年肆虐横行的新冠疫情迫使ICBC实施了多项数字化线上变革,比如可以电子邮件和电话续保,但这些线上业务目前同样还是要通过各家保险中介公司来完成。

根据省报(The Province)及其它媒体去年的数据统计,每一份车保保单中保险经纪公司“雁过拔毛”平均赚取的佣金费用为8%。

其中基本险续保每单的提成为13.72加币,新保单为14.83加币。这个确实不算多,最可观的部分是附加的可选保险项目。


这些附加险项目中,保险中介公司每单的提成约为保单价值的15%,最高可达近20%。假设卖出一份800加币的附加可选项保单,保险中介公司的抽成可达120加币。

注意上面这些数据都是Global News在去年年初的时候获取的,有些可能已经过时。


省报的报道称ICBC现在为省内900家保险经纪公司颁发了车保代理执照。这些牌照可以转让,转让费高达100万加币。

其中的利润率便可想而知了

其实除了车保,小编也发现自己房子的保险也在每年“百尺杆头更进一步地涨涨涨”,过去四年间俺家一栋不新不旧不大不小独立屋的保费已经上涨了近三成。


前两天更有大维地区的读者跟《岛报》反映,作为一个房东真的太难、太憋屈了,“地税、水电、房屋保险没有一样都不在涨,就是房租不让涨。”


谁再来谈一谈、算一算和管一管房屋保险的账?

VIW Community Services

Help our local ethnic community

by registering as a vendor.

No Fee!

logo繁白.png

​社区服务

关注我们 Find us on:

  • Facebook
  • Twitter
  • LinkedIn
wechat_edited.png

© 2021 by VI Weekly. All rights reserved. 

除非有特别说明,此网站所有文字均为《岛报》原创,未经授权请勿部分或全部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