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温哥华岛萌物正在濒临灭绝!

温哥华岛不仅有着世界闻名的海狮栖息地,更孕育着一种本土特有的小型穴栖性啮齿目动物——温哥华岛土拨鼠(Vancouver Island Marmot)。

这个温哥华岛萌物正在濒临灭绝!
图片来源:Marmot Recovery Foundation

目前,全球一共发现了14种土拨鼠(又称旱獭),全部分布在北半球,大部分土拨鼠生活在北美洲。其中,温哥华岛土拨鼠是加拿大唯一一种独有的草原犬鼠,也仅仅只有在拥有绝佳地理和气候条件的温哥华岛才能发现它们的踪迹。


近几年,它的“网红亲戚”花白旱獭(Marmot Caligata)被网友配音恶搞,红遍网络,从此土拨鼠新晋成为网络萌蠢神物。


虽然没有网友配音那么夸张,但是土拨鼠的确拥有自己的一套语系,甚至不同地方的土拨鼠拥有不同的“方言”。正如网络视频上的形象,土拨鼠们喜欢连续喊叫和高声咆哮,发出“呀”、“哟”的声音表示“好痛!”、“好饿!”或者“走开!”

尽管土拨鼠如今呆萌的形象深入人心,可殊不知,随着气候变化与人类活动的强行介入,许多土拨鼠种类被全球各国列入濒危物种的名单,很遗憾,温哥华岛土拨鼠也在名单之列。


首先,土拨鼠们要应付众多天敌,在各种鹰类、狐狸、蛇、狼等动物的眼中,土拨鼠就是一份行走中的食物,肉质鲜美且抓捕轻易。生存不易,导致土拨鼠喜欢栖息在海拔1600-2200米之间的沙漠或者高山草原上,这种环境更易于它们观察、躲避或逃脱天敌的猎杀。

从20世纪40年代末期开始,北美地区的土拨鼠生存环境更加艰难,人们害怕土拨鼠带来鼠疫,一些美国人开始大肆灭杀这种草原犬鼠,毒杀、放猎犬、用枪扫射……


那时,北美各国联邦政府、州政府和地方政府用几十年的时间对土拨鼠进行大规模围剿,仅从墨西哥到加拿大地区土拨鼠数量比几十年前减少了98%。人们理所当然的认为这种物种该杀,曾经还出现过一位叫肯·霍姆斯的农场主曾向报界称自己已射杀了20000只草原犬鼠。

随着动物保护组织的声音越来越强烈,政府终于意识到人类已对一个物种的生存状况破坏了太多太多,于是一系列土拨鼠物种救援措施和民间土拨鼠保护组织渐渐形成。1998年,BC省建立了“土拨鼠复兴基金”(The Marmot Recovery Foundation),并开始实施土拨鼠的繁殖计划。


然而,躲过了人类的围剿捕杀,土拨鼠却又要面临气候变暖的问题。


据土拨鼠复兴基金会成员表示,气候变暖使高山地段的树木疯长,原本的高寒草甸渐渐变成了森林,温哥华岛的土拨鼠栖息地正在渐渐消失。


土拨鼠复兴基金执行董事Adam Taylor表示,仅仅在20年前,生物学家们还可以坐在纳奈莫湖地区的一个生机勃勃的土拨鼠栖息地数着土拨鼠,现在,草甸上长满了小树,土拨鼠根本无法生存,它们被天敌捕杀的太快。

事实上,几十年前,这个曾经在温哥华岛上生存了1万年的物种竟“消失殆尽”,再也找到任何踪迹。直到十年前,生物学家们欣喜的发现土拨鼠又“复活”归来,当时的野生动物专家Anddrew Beyant分析说,温哥华岛土拨鼠这个物种正进入 “复活期” 。


目前,温哥华岛上共生活着200余只土拨鼠,另外50只现生活在卡尔加里和多伦多野生动物园内,成为土拨鼠养殖计划及野外放生项目的一部分,而来自BC省皇家博物馆的科学家们正在研究高山草原消失的问题。


随着气候变暖,日益上升的森林线正迫使土拨鼠基金会的成员改变土拨鼠救援计划。 生物学家一方面正在清除在土高山草原上的小树,另一方面在斯特拉斯科纳公园(Strathcona Park)建立新的土拨鼠栖息地。


Taylor说,纳奈莫湖地区的高山草甸正在被山顶的树木渐渐吞没。 但是,斯特拉斯科纳公园的高山栖息地似乎处在山脉两边的广泛地带,因此这就可能但森林线上升时,土拨鼠的栖息地也在上升。


来自BC省皇家博物馆的植物学家Ken Marr表示,森林线在高山地段的上升似乎与温度有关,如果七月不超过10℃,树木就不会生长。Marr说,物种的消失与否没有一个基准,连现在都无法研究透彻,更不谈为将来给出一个定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