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多利亚节日之王”,成功打造了三个国际节日

在过去的三十余年里,他为维多利亚亲手打造了三个国际性节日,被当地市民誉为“节日之王”,就连维多利亚每年万圣节的南瓜雕刻艺术展(Pumpkin Art)也是由他一手推广。


他不是政治家,也不是专业的活动策划师,他只是一个敢于谋划的行动派。过去20年他一直在安全科技公司任职,每天早晨起来会为自己烤上一块面包,最想做的和还未做的事是坐在梯田上享受早餐,眺望香港的港湾。


他叫John Vickers,在80年代末从节奏紧张的纽约移居到维多利亚,被这里安逸而舒适的海滨生活深深吸引,一住就是三十几年。

维多利亚节日之王
图源:John Vickers/Twitter

如今,Vickers在多伦多找到了一份……按照他的话来说,一份“可遇不可求”的工作,是时候与维多利亚这座城市说再见。


本来就是一件普通市民搬家的故事,可是Vickers的离去还是惊动了当地的媒体。有人说,维多利亚含有太多Vickers的印记:国际街头艺人节、国际粉笔画节、国际风筝节……包括现在大维地区各个政府的共同协助办公,也是Vickers一手促成。


家人影响


曾经有本地媒体问过Vickers一个问题,如果你想拥有一种超能力,你希望是哪一种?Vickers答,他希望拥有一种可以停止世间一切痛苦的能力。


类似的话他也在父亲教非洲儿童生产奶制品时说过:“Making the world a better place”(让世界变得更美好)。


Vickers心怀善良,几十年如一日的为社区奔走奉献,这一切可能或多或少受他的家庭影响。


Vickers的家族曾在一个叫Chatham的小镇经营一家合作社奶制品农场,他的父亲对工作充满了激情,待农场逐渐壮大后,他的父亲开始在农场接待各种学生。Vickers说,父亲经常教非洲的孩子如何经营农场或者如何制作奶制品,从那时起,他希望自己的一生起码做些让世界变得更好的事。


Vickers的哥哥Kevin Vickers对他影响也很大。说起Kevin,可能全家族的人都为他感到骄傲。


Kevin此前在加拿大国会山庄担任联邦议会纠仪长,不仅必须主持传统仪式,还须维护整个国会的安全,职责重大。


在一次国会上,一名歹徒持枪闯入国会山庄被Kevin当场开枪击毙,事后Kevin被国会议员称为英雄。


当时Vickers听闻哥哥枪击歹徒的事情后十分担忧兄弟的安危,后来Kevin打电话向母亲报平安后,全家人总算松了一口气。Vickers说,他对自己的兄弟能及时为国家贡献心力感到十分骄傲。暖心的父亲和勇敢的兄弟,加上家族上下关系十分密切,让Vickers从小在爱的环境下长大。


三大国际节日

对于维多利亚市民来讲,Vickers是维多利亚三大流行节日的推动力。2011年,Vickers开始了维多利亚国际街头艺人节(The Victoria International Buskers Festival),首届就带来了数千人来到首府。


到了2014年,为期10天的街头艺人节就吸引了近175,000人参加,给维多利亚的夏天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活力,今年维多利亚市中心商会(DVBA)将接管节日,继续街头艺人节的狂欢。


街头艺人节的大获成功让Vickers再接再厉,接连推广了维多利亚国际粉笔艺术节(The Victoria International Chalk Festival),让艺术家们在市中心人行道上用粉笔作画,节日持续了五年;还有国际风筝节(The Victoria International Kite Festival),在2015年吸引了500个孩子自制风筝参加比赛,风筝节也持续了三年。


Vickers说道:“多年来一直很高兴做这些活动,我觉得我已经认识了很多人。”

也许Vickers最著名的推广还不是这三大国际节,而是他从20年前一手打造的南瓜艺术展。现在这个展览已经成长为一个巨大的万圣节展示,数百种独特的南瓜雕刻,每年都在橡树湾市政厅展出。


橡树湾商业促进协会的Heather Leary表示:“这是一个非常受欢迎的活动,深受社区喜欢,所以我们看到人们年复一年的到来,每年都会有新的面孔。”


政府批评家

除了为维多利亚创造节日,增添社区活力外,Vickers还主持着“合并行动(Amalgamation Yes)”运动,成为一个地方政府批评家。


2013年,Vickers成立“合并行动”组织,一直坚持不懈的督促大维多利亚地区的各地政府至少合并部分市区服务,以提高整个大维地区的政府执行力。

“合并行动”组织还凭借数年的问卷调查和不断游说,说服了八个大维地区地方辖区政府在2014年的选举上向选民征询政府合并的相关问题,最后除橡树湾外,大多数选民赞成政府合并,增加合作或互相学习。


搬离维多利亚并无留恋

有人或许会想Vickers离开维多利亚后是否会有留恋,但Vickers坦然觉得离开维多利亚并不是难事。他说他曾在多伦多生活过,并为未来的变化做好了准备。他又说,多伦多更接近他的出生地新不伦瑞克省,他希望有一天能回去。


在走之前,Vickers还惦挂着风筝节,他希望这个搁置的节日能够重新开始。去年,风筝节吸引了800多名儿童和家庭到Clover Point制作以及放风筝。

维多利亚前议员Shellie Gudgeon接替Vickers成为“合并行动”的新发言人。她说,无论是人行道上的街头艺人节还是粉笔艺术节,Vickers总是会遇到各种来自一些组织、机构、董事会、协会或者法律上面的挑战……他还因迫使地方政府官员冒犯了一些人,也许为了让大维地区政府更加凝聚,也许真的应该用比Vickers更加圆滑的方式去引导。


但Gudgeon又说,Vickers已做的很好,维多利亚幸而有这样的市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