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无国界,温哥华岛纳奈莫“超级英雄”支援中国残疾弃孤

据2016年中国残疾人联合会公布的全国残疾人抽样调查结果显示,在中国0-14岁儿童中,残疾儿童共900余万人,占全国同龄儿童总数的2.66%。每年中国约有10万婴儿被弃,其中99%是病残儿童。


庞大的残疾儿童数量,加上难以被领养的现实问题,几乎造成孤儿院人满为患的局面。但好在中国政府不断努力,加上许多国外组织积极与中国政府合作,以他们的方式向中国的残疾孤儿们传达着来自远方的爱。


ICC(国际关心中国慈善协会,International China Concern)便是众多外国慈善组织当中的一员。其组织成员Michelle Wallach在ICC温哥华部工作了6年,又曾亲身飞往到中国长沙,在ICC孤儿院里与一些残疾孩子们缔结了深刻的情感纽带。


如今,Wallach随丈夫工作变迁的原因搬到温哥华岛的纳奈莫市,将ICC的种子播撒在纳奈莫的土地上——8月5日,由Wallach独立策划的3公里“超级英雄”海岸行走活动将在纳奈莫Maffeo Sutton Park举办。


Wallach希望通过这场活动筹得善款,并呼吁温哥华岛居民关注ICC,关注中国残疾儿童群体。而她本人也主动联系了本报,讲述了ICC一路走来的背后故事。

2016年在温哥华岛纳奈莫举行的Walk the Wall 活动。图片来源:walkthewall.org

始于善良  

1993年,一名年仅19岁、来自英国的少年David Gotts在中国旅游过程中,接到了当时正在南宁孤儿院工作的朋友电话,他应朋友之邀前往南宁孤儿院做一些简单的工作,而正是这样一次毫无预期的工作机会埋下了未来二十年余年ICC茁壮成长的种子。


Wallach说,Gotts第一次到南宁孤儿院后被眼前的境况深深震惊。她说,很多残疾孩子直接坐在轮椅上,座位下方掏空连接接便桶,孩子们像坐在马桶上一样,神情麻木。


由于孤儿院里人手严重不够,往往一个护工常常需要一次性照顾30几个残疾儿童。更重要的是,很多护工是没有经过训练、没有复健知识的阿姨们。


内心受到震撼的Gotts下定决心帮助这些孩子,他将自己的所见所闻分享给身边的朋友,有的为之打动,愿意捐款资助;有的则是主动提出要与Gotts一同前往中国。


Gotts第二次去孤儿院时已经有几个朋友加入,他们大多不会中文,可是希望通过拥抱向孩子们传递他们的爱。


 “我们只在这呆了一天,那如果我们多呆几天会怎样?多呆几个月会怎样?”——抱着这样的念头,Gotts在中国呆的时间越来越长,随后加入ICC组织的人也越来越多。

如今,ICC已在中国的长沙、三门峡、衡阳建立孤儿院项目,与当地政府合作,免费承担残疾弃孤的护理、教育和治疗等工作。

ICC已经在中国建立多家孤儿院。图片来源:International China Concern

六大措施 顾及全面

在ICC的官网上有一句话:“我们的任务是给每一个残疾孩子提供爱、希望和机会”。

因此,ICC不仅帮助中国政府承担孤儿院人口压力,还聚焦到“儿童救援、爱心住食、提供教育、手术资助、阻止弃婴和训练中国护工”这六大方面,尽量在最大范围内满足方方面面的需求。

Wallach举例道,ICC的志愿者会和医院合作,一旦出现父母弃养残疾孩子的征兆时,他们会立刻派人与父母谈话,通过向他们提供免费的手术帮助打消他们的弃养念头。

在孤儿院管理模式上,ICC的方式有别于传统的“大杂烩”式管理,而是以家的模式让孤儿们也能感受到关心和爱。


Wallach介绍道,在百人以上的孤儿院内,平均每6个孤儿和1个护工组成一个小的“家庭”,在这个家庭中,每个人有不同的兄弟姐妹角色定位。

在ICC孤儿院内,每个护工都经历过专业培训,懂得如何照顾残疾儿童,孤儿院内还有专门的复健师和治疗师帮助孩子们恢复或提高身体机能。

后期,孤儿院还提供教育项目。有的,ICC会直接联系当地学校;还有的,ICC会传授一些基本的生存技能给孩子,比如手工制作项链等。

爱心传递 影响重大

自ICC于1993年成立以来,已经有超过4,000个残疾儿童得到了帮助。


当Wallach谈起自己与中国残疾孩子的故事时,她谈的最多的是一个叫Li Shi的脑瘫儿。她说,她是Li Shi从无到有,从孤独无依到自力更生的见证者。

Li Shi五岁时被母亲抛弃在火车站,后被ICC发现带回孤儿院,他也是ICC最早一批照顾的弃孤。在孤儿院里,Li Shi得到了健康治疗和受教育的机会。当他完成规定课程时,他的老师鼓励他走进社会,找一份卖报纸的工作。

如今,Li Shi彻底适应了工作的过程,他每天会在早上出门卖报纸,到了中午又去帮人打扫办公室。


正如每个人都有梦想,原本一无所有的Li Shi也有了可以梦想的权利,他希望有朝一日可以学习神学,成为一名教堂牧师。

像Li Shi一样成功的例子很多,当然也有很多身患严重残疾的孩子们终身无法自理,而ICC会照顾这些人直到生命逝去。


目前,ICC需要平均每月在每个小孩身上支付400美金的费用,用于支撑租房、护理、食物、教育和医疗等开销,也因此,来自全世界的善款和各种集资活动显得尤为重要。


今年8月5日的纳奈莫3公里“超级英雄”海岸行走筹资活动,是纳奈莫第二次举行。Wallach说,去年她共筹得了近两千善款,今年她希望把目标订的稍微高些。


活动当天,会有许多穿着超级英雄制服的小孩参加海岸行走,这些服装象征着志愿者们参与残疾弃孤支援的使命感。

2016年在温哥华岛纳奈莫举行的Walk the Wall 活动。图片来源:walkthewall.org

相比于去年首次活动的参加人数,今年参与的人数将有所增加。Wallach说,届时参加人数有望达到百人以上。■


关注我们 Find us on:

  • Facebook
  • Twitter
  • LinkedIn

VIW Community Services

Help our local ethnic community

by registering as a vendor.

No Fee!

wechat_edited.png
logo繁白.png

​社区服务

© 2020 by VI Weekly. All rights reserved. 

除非有特别说明,此网站所有文字均为《岛报》原创,未经授权请勿部分或全部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