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岛故事:他的墓碑上刻着镰刀和斧头,百年来至今被人歌颂

更新日期:2019年7月11日

他是个社会主义份子;

他被誉为工人之友;

他领导了工人大罢工并孜孜不倦地为工人阶级谋幸福;

他来到温哥华岛躲避兵役但最终还是疑被资本家的帮凶杀害!

他被枪杀时年仅31岁!

他的葬礼至今都是当地历史上最隆重的。而且100年来当地及BC省的民众每年都会深切地悼念他。

……

这一切都像极了中国大陆国产革命影片的片段,但这确实是温哥华岛上曾经存在的真实人物和曾经发生的真实故事,承载了BC省一段极其凝重的、值得纪念的历史。


被涂鸦的镰刀和斧头


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尊崇金杰•古德温(Ginger Goodwin)。除了早期的资本家,甚至现在可能也有”“阶级敌人”憎恨他。


本月早些时候,人们发现位于温哥华岛上坎伯兰镇(Cumberland)古德温的墓碑被人用黑色喷漆恶意涂鸦了。被涂鸦的主要是镰刀和斧头图案。


家住维多利亚的弗洛雷斯(Carlos Flores)不仅是一个社会主义活动者,更是数个工人权益组织的骨干。他每年都会为古德温扫墓和祭奠,在他看来“古德温是BC省历史上最受爱戴的、最重要的工人领袖之一。”

临近墓地里只有古德温的墓碑被涂鸦,所以弗洛雷斯认为这显然是一起有针对性的案件。

尽管还无法查出墓碑亵渎事件的作案人,弗洛里斯认为事件反映出的一个现实就是新法西斯思想、极端右翼政党以及种族主义思想在加拿大还依然存在。


弗洛里斯又对墓碑进行了修补,重新描画了象征社会主义的镰刀和斧头图案。

修改后的这个象征社会主义的图案竟然显得更加鲜红。


煤老板们的敌人


去过维多利亚旅游的人可能都熟悉始建于1890年的魁达洛古堡(Craigdarroch Castle)及哈特利城堡(Hatley Castle),这两座城堡曾经都是温岛煤炭大亨Robert Dunsmuir的豪宅。他将从煤矿中取得的财富转变成了地产等其它财富。


如今虽然已近荒废,但当年盛极一时的Esquimalt至Nanaimo铁路也是Dunsmuir家族修建的。

今天作为游客,我们再去这些城堡游览的时候,我们看到的可能应该是煤矿工人们的血汗和生命。

BC省很早时期发生的劳资纠纷及工会的形成,部分原因也与煤矿有关,这是因为当时有煤矿东主以煤价下跌为由而减低矿工的工资,矿工决定团结起来。


古德温1887年出生于英国约克郡,原名为艾伯特•古德温。他19岁时移民加拿大,先是在新斯科舍省的煤矿工作,后来才来到BC省温哥华岛上的坎伯兰。


当时煤矿工人的工作条件相当恶劣,工人多患有尘肺病,并且时刻受到煤矿瓦斯爆炸和煤矿塌方的威胁。当古德温看到温哥华岛上煤矿的工作环境后感到十分震惊,随即就参与了1912年至1914年间举行的漫长而艰苦的罢工活动中,并一度因此上了煤老板的黑名单,从而不得不迁徙到其它地区工作。

图源:The Cumberland Museum

1917年,有号召力、善于演讲的他当选BC省劳动者联合会副主席,并领导了当地的一次大罢工,这就成为后来政府要把他招募进军队的导火索。


当时恰逢一次世界大战爆发,联邦政府正在民间招募补充参战兵力。


像当时的很多矿工一样,古德温也有健康问题,起初经过体检后被认定不适合参军。但是在他领导了一次罢工之后官方的这个鉴定就奇怪地变了,认为他身体没有问题,应该从军。人们当时都认为个中的原因就是煤老板等权贵阶层都希望借此机会把他扔到战场上,好给他们带来一些宁静日子。


被迫害的宿命?


激进的革命者必然也都冒着自己的生命被革被谋害的危险。


古德温是一个社会主义者,同时也是一个和平主义者,他不希望打仗,认为第一次世界大战只不过是“不同世界或国家工人阶级之间的相互杀戮。”


这样为了躲避兵役,他就又回到了温哥华岛上的坎伯兰。在这里他有许多的朋友,非常受当地居民的爱戴。


当时在坎伯兰的郊外,还有很多和古德温一样躲避兵役的人。坎伯兰的居民为他们提供食品,帮助他们在那里扎营。


此时出场的人物名字叫丹•坎贝尔(Dan Campbell),此前是一名警察,但是后来因为勒索钱财被开除。再后来坎贝尔又应召成了一名“临时工”警察,专门协助政府抓捕躲避兵役的人。

1918年7月份的一天,坎贝尔就遇上了古德温,并开枪杀害了他。


尽管他后来称是古德温先举起的枪,但是矿工们都清楚地知道这是有预谋的谋杀。遗憾的是,至今这都是一个悬案,坎贝尔从未因此受过惩罚,也并没有人能够为古德温平冤或翻案,因为当时没有其它人证。


但是当矿工们听到了枪声后他们就拦住了坎贝尔,当时他正想把古德温的尸体偷偷运走。

愤怒的人们只能默默地埋葬了古德温。


举行葬礼的当天,有几千人来为古德温送葬,这堪称是该镇历史上最大的葬礼。


听到古德温的死讯,温哥华的工人阶层首先做出了回应,在1918年8月2日举行了为期一天的总罢工。这次罢工也成为次年加拿大历史上赫赫有名的温尼伯大罢工的前奏,自此工人阶层的待遇和福利日益得到改善。


不同阶层的斗争?


不同政党的斗争?


古德温因此就成为了BC省劳动阶层最大的损失,后来他的事迹被写进了许多歌曲、书籍和影视作品。


为了纪念他,上个世纪90年代执政的NDP政党曾将19号高速临近坎伯兰的一段路以古德温的名字命名。但2001年上台的自由党省府却废除了这个命名。


难不成自由党就是代表传说中煤老板的那个阶层,以至于这么睚眦必报?


NDP也没有忘记这个世仇,最近的贺谨政府上台之后,立即又恢复了古德温路段的命名。此外,在去年纪念古德温逝世100周年的时候,NDP省府还将其“最终死亡”的祭日官方法定为“金杰•古德温”日。


同时,每年的6月,坎伯兰博物馆都会在镇上以古德温名字而命名的城市街道上组织矿工纪念日游行。去年古德温去世100周年的纪念日游行更是异常隆重。


除了音乐仪仗队,人们还复制了当时埋葬古德温的白色灵柩,每一个参与游行队伍的人们甚至都身着1918年的葬礼服装。


每个参与游行的人的眼中依然闪着泪花!


与华人的渊源


众多关于古德温的报道中,提及华人的部分肯定很少。但是在古德温的大本营坎伯兰,不论是煤矿还是小镇,却与华人先辈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一百多年前的坎伯兰当年一度是温哥华岛第三大城市,并拥有北美西海岸第二大唐人街华埠。

十九世纪七十年代,在卑诗政商两界纵横捭阖的Dunsmuir在坎伯兰的煤溪发现了煤矿,于是极具商业眼光的Robert Dunsmuir很快就有了自己的如意算盘,先是出资修路,开辟煤溪通往外界的道路,然后在业界进行兼并重组,壮大个人公司的实力,待时机成熟以后,Dunsmuir基本垄断了煤溪的采矿权,并且大量招募矿工,在煤溪形成了一个聚落群。


1891年,为表示对英国故乡的思乡之情,Robert Dunsmuir借用了英国坎伯兰郡的名字,也将这里命名为坎伯兰。等到一战前夕,坎伯兰人口数量已接近万人,成为名副其实的温哥华岛第三大城市。


当年Dunsmuir在煤溪开辟煤矿以后,所招募来的矿工有相当一部分是华裔,他们吃苦耐劳,而且矿山里的危险工种几乎都由华裔担任,等到逐渐安定下来以后,华裔矿工和家属抱团在一起,而这就是坎伯兰唐人街的前身。


但在当时歧视华人的大环境下,这些先辈的生存可谓是举步维艰,当时白人矿工一天的工资为2.5加币,华人却只有1块。


尤其是1905年人头税增长到500加元,而矿工一年工资才250加元,拿到工资后基本上收入都用于还债和往国内寄钱,自己却所剩无几,此外除了矿工这种苦力活外,稍微好的工种例如簿记华人都不允许从事。


不过华人是一个坚忍不拔的民族,来到坎伯兰谋生的同时,也努力建设这里,将此处视为自己的家园,豆腐作坊、洗衣铺、理发馆等店铺等很快拔地而起,使得本地唐人街越来越壮大,华人人口也不断繁衍生息,逐渐成为北美西海岸第二大唐人街。


此外当时这里的华人人口结构以广东人为主,特别是中山一带占有不小比例,因此政治上倾向孙中山,支持同盟会和国民党,1919年中华革命党改组为中国国民党后,加拿大党部还在坎伯兰成立分部,可见直到二十世纪二十年代初期,华人人口依旧占有很大的比例。


但是随着1923年加拿大禁止中国人入境以后,老一代华人逐渐离世,坎伯兰华人人口也从此开始锐减。大萧条开始以后,青壮年华人都搬到维多利亚,坎伯兰本地只剩下长者华人。二战结束以后,1947年华人拥有了公民权并不再在就业、上学和迁徙领域被歧视,因此坎伯兰剩余华人大多变卖家产,搬到温哥华。


到六十年代时候,唐人街告别了坎伯兰历史舞台,只有保存完好的遗址还在提醒后人,勿忘先侨的艰辛创业历程。


References:

1、Ginger Goodwin’s Cumberland cemetery grave desecrated, Vicnews.com

2、This Week in History: 1918 Ginger Goodwin is killed near Cumberland, The Vancouver Sun

3、Giner Goodwin, Minersmemorial.ca

4、部分内容节选自加拿大乐活网《高度》杂志相关报道。

40 次瀏覽
-- VI Weekly --

华语社区咨询

扫描二维码,加“华语社区咨询”君为好友,咨询有关移居、投资并安家于温哥华岛的方方面面。

  • Facebook Social Icon
  • Twitter Social Icon
  • wechat-logo-preview-1_edited

美丽的温哥华岛

扫描二维码,订阅我们的微信公众号“美丽的温哥华岛”,及时了解有关岛上的最新新闻资讯。

© 2017-2019 by VI Weekly.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