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刑法的基本知识之刑法(二)

Updated: Jul 11, 2019


Philip He维多利亚大学在读法学博士,Saanich市参谋委员会成员,致力于多元文化和法律教育。


BC省法律法规实用指南系列之九:


面对法官


归功于近几年来涌现的司法题材影视作品,普罗大众对刑事诉讼中最耳熟能详的情景,莫过于双方律师在法官面前激烈的唇枪舌剑了。不过,这些艺术作品中关于庭审的情节固然峰回路转、引人入胜,但也不免有些失真,忽略了刑法中那些或许枯燥,但依然很重要的细节。比如说,定罪的要求到底包括哪些因素、法官在判决之外又有哪些权力、而已经认罪的被告又能采用哪些弥补措施呢?在本期《BC省法律法规实用指南》中,笔者将带您继续了解加拿大的刑法,尤其是庭审与量刑听证会的注意事项,让您在最威严的法官面前也能镇定自若。


法庭礼仪


继上期的内容,不论在Remand Court声明自己认罪与否,大部分被告都免不了再次出庭——哪怕是在第二天参与简短的量刑听证会。在这个阶段,法庭中的气氛则会更符合公众心中的印象:庄严、肃穆、没有大批大批的被告,律师的出入也不似Remand Court中那样频繁,任何人的一举一动都逃不过法警的目光。虽然过度紧张是没有意义的,但在这里遵守法庭礼仪则非常必要,不仅是为了维护司法程序的庄严,也是为法官留下良好的印象。即便有律师代表,也应当熟悉以下的内容,因为法官有时会直接与被告对话,比如确认其理解罪名、评估其认罪态度等。


在法庭中,除了法官以外,被告——及其律师——需要面对的还有检察官(Crown Counsel)、法庭书记员(Court Clerk)、以及法警(Sheriff)。法官的正确称呼是“Your Honour",后三者则需要在职位(或者检察官的姓氏)前面缀上“Mister”或“Madam”,而仅仅使用名字在法庭中称呼任何人是绝对不可以的。此外,如果自我辩护的被告对检察官有任何疑问,应该通过法官询问,例如“法官大人,检察官女士是否能告诉我她指的是哪份口供?”,递交证据与文件也需要先交给书记员。


除了这些法庭特有的礼仪外,整体上的言谈举止也需要注意,例如准时来到审判室、起立回答法官的问题、语气清楚平缓、穿着整洁等。这些要求不只用于被告身上,而是法庭中的所有角色,包括随行支持的亲友,以及证人

庭审


如果被告宣称自己无罪,法院则会在Remand Court结束后的数月后安排庭审,给予双方充足的准备时间。一言蔽之,庭审是检察官试图向法官证明被告有罪的过程,主要是通过对己方证人(例如目击者、受害者)的初度询问,与对对方证人(包括被告本人)的交叉询问,而被告方也可以这样做,并提供自己的证人。所谓初度询问,是通过开放性问题(例:“你下班后做了什么?”)向法官铺设己方证人所陈述的事实,而交叉询问则是通过引导性问题(例:“你下班后去了麦当劳,不是这样的吗?”)试图暴露出对方证人的陈述中的矛盾或不合理之处。在被询问之前,证人必须先发誓自己所说均为事实,方能进入专为证人设立的座位——一个三面围绕着半人高围栏的“盒子”,寓意着证人享有的保护。


在庭审中,检察官需要证明被告有“犯罪意图”(mens rea)与“犯罪行为”(actus reus),具体构成因罪名而异。在证明这两个因素中,检察官必须达到“排除合理怀疑”的举证标准,也就是说其所陈述的事实必须在一个理性的旁观者的认识中不存在任何疑点。在比较少见的高等法院陪审团庭审中,“理性的旁观者”指的便是常常被法官告诫“如果有任何怀疑,则不能判定被告有罪”的陪审团成员,其余的大部分情况判决则归于法官一人。至于再精细的庭审技巧,因具体情况而异,也可能涉及到法律建议,笔者便在这里不赘述了。


在询问环节结束后,双方律师(或被告本人)将有机会向法官提交最终的陈述辩词,目的为整理通过询问得到的答案,向法官作出总结,所以在此环节中并不能提交新的证据。当法官听取完毕后,则会作出判决。判决分为有罪和无罪,无罪便意味着刑事诉讼到此为止,即日结束,被告也不会落下定罪纪录——不过控告纪录另当别论。


量刑听证会


然而是有罪判决的话,或者被告本身已经认罪,刑事诉讼则会进入量刑听证会(sentencing hearing),供双方律师关于被告应当受到何种刑法向法官提出建议。与动辄一整天的庭审相比,量刑听证会通常比较简短,一般半个小时便能结束,有些甚至仅用十分钟。


从重到轻,加拿大对于犯罪的处罚包括监禁(包括间隙性服刑和软禁)、罚款、延后判刑、有条件释放,以及不具实际惩戒措施的绝对释放。延后判刑(suspended sentencing)和有条件释放(conditional discharge)通俗地称为保释,因犯罪情节不同,法官也能设置不同的保释条件,例如不得饮酒、不得持有某类物品、不得接触受害人、参加治疗计划、或向社区作出服务。如有违反,被告则会以“违反保释条件”的罪名再次刑事起诉。《加拿大刑法》的第718条规定,刑罚的目的为谴责、威慑、使共犯分离、复原、补偿,与提高罪犯本身的责任感。这条法律也列举出了法官在量刑中必须遵守的原则,包括惩罚与罪行相称、顾及加重与弥补因素等。


那么,这些原则和目的在实践中是如何体现的呢?笔者在Law Centre代表罪名较轻的被告中,观察到的一种方式是被告以行动向法官证明自己正在努力改过自新,从而得到更利于其重新融入社会——通常也更轻——的惩罚。比如说,一名因情绪失控殴打他人而被控袭击罪的被告,如果在量刑听证会前就主动参加了愤怒管理课程,则可能更会得到法官的认可和信任。同样,某些法官也会认为找到了一份正经工作代表着该被告正在努力回归社会,从而给予较轻、不易妨碍其工作的惩罚。


其他为法官留下良好印象的方式还包括提交来自家人、社区成员或援助机构的人格推荐信,表明其犯罪行为并非常态、平时对社区贡献有加、对亲人十分善良等有助于被告的信息。如果情况允许,家人乃至关系够深的熟人一般也会随被告来到量刑听证会,在被律师或被告本人提到时起身向法官致意,以表明愿意在被告重新融入社会的过程中给予支持和陪伴。


当然,除了这些措施以外,被告的犯罪记录与案情本身也是量刑中的重要因素。惯犯一般会受到更苛刻的审查,尤其是没有上述表示其“改过自新”的行为,或记录中含有重复或暴力犯罪,没有犯罪记录的被告则相反。同理,例如导致受害人长期疼痛的袭击,往往会比同为袭击罪的推搡和抓握受到更严厉的处罚,甚至后者有时能够得到诉讼以外的解决途径——例如替代措施(alternative measures)。


在面对法官之后,刑法中的下一个话题便是在BC省关于犯罪记录的处理,以及能够避免留下案底、乃至消除案底的措施。在接下来几期的《BC省法律法规使用指南》中,笔者便将向您一一介绍这些内容。


"本文仅提供法律信息,而非法律建议,需要建议请咨询律师."


(编者注:特约撰稿人的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见解或知识介绍。囿于不同专业领域知识水平的限制,《温哥华岛》报对相应的作品不持特定观点或立场,请读者谅解。)

0 views

华语社区咨询

扫描二维码,加“华语社区咨询”君为好友,咨询有关移居、投资并安家于温哥华岛的方方面面。

  • Facebook Social Icon
  • Twitter Social Icon
  • wechat-logo-preview-1_edited

美丽的温哥华岛

扫描二维码,订阅我们的微信公众号“美丽的温哥华岛”,及时了解有关岛上的最新新闻资讯。

© 2017-2019 by VI Weekly.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