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C省法律法规实用指南系列:加拿大刑法

Updated: Oct 11

加拿大可谓是法治社会中的典范,在温哥华岛生活的读者们想必都很清楚地意识到了这点。法律在这里不仅是保护自己的武器,也是将自己的权益最大化的根本。但是,您是否有时对当地法律法规一头雾水,想努力了解却不知所云?没关系,就让《岛报》的最新专栏系列 —— BC省法律法规实用指南 —— 以简单易懂的文字带您熟悉本省最常用的法律、法规和政策!


加拿大刑法的基本知识

不论是哪个领域的司法问题,绝大多数是不怎么令人愉快的——动用家庭法便宣示着曾经的亲情烟消云散,而走上民事法庭则意味着承担大额财产损失的风险。但是,与这两者相比,似乎还是能够招致牢狱之灾的刑法更让人畏惧——毕竟,人身自由对大部分人来说还是远远重要于金钱的。

BC省法律法规实用指南系列之八:加拿大刑法

从另一个方面讲,除去宪法外,刑法是一个国家的治国之本,是保障社会正常运转、国民人身财产安全的底线。仅仅凭这一点,笔者也认为刑法在《BC省法律法规实用指南》中值得详细介绍一番,在接下来的几期中将带读者们了解加拿大与BC省的刑法制度、与往期一样,驱散围绕着法律的未知感。


加拿大刑法的原则

说到刑法,不得不先谈一谈《加拿大权利与自由宪章》(Canadian Charter of Rights and Freedoms)。作为1982年宪法法案的一部分,《宪章》的意义在于保障所有身处加拿大的自然人的一系列宪法权利与自由,其中就包括法律权利。


其中的第8与9条规定,在加拿大,任何人都有权拒绝无理搜查,和不被草率地拘留或监禁。第10条则保障遭到逮捕时有权被及时告知理由,以及寻求法律咨询——并且被警员告知这一项权利。


英美法系中至关重要的无罪推定原则——也就是在法院判决其有罪前,任何人都应被假定为无罪的——则在第11条中体现,其他关于审判程序的权利也是如此。


虽然宪法权利并不在所有的情况下都受到绝对的保护,但仍在加拿大刑法中占有不可撼动的位置,以至于对《宪章》赋予的权利的侵犯可以用于辩护与上诉。


从宏观的角度来讲,《宪章》保护了刑事案件中的被告的权利,同时也维护着司法程序的公平与透明。不过,这些原则又是如何在刑法的具体应用中体现的呢?


出庭之前

在BC省的绝大多数刑事诉讼都是由警方的调查开始的。在调查案情的过程中,取决于情节严重与否,警员可能会将嫌疑人带回警察局拘留审问、在了解清楚情况,为其安排出庭时间后就地释放、或者在嫌疑人已经离开现场,案情却又不严重的情况下通过电话劝说其自首,来到派出所接受调查和领取出庭通知。


在这种警方认为有必要指控罪名的案件中,下一步则是向检察官递交一份含有调查内容(口供、证据)与建议指控的报告。


如果检察官不同意警方的意见、拒绝起诉,刑法程序便在真正开始之前便已经结束,按照通知出庭的被告则会惊喜的发现当天的法院名单上并没有自己的名字。


如果检察官同样认为有立案起诉的必要——也就是说,认为有显著的定罪可能性,以及有利于公共利益——则会开始着手准备一份诉状(particulars),其中含有正式的起诉内容、检方的初步量刑立场,以及来自警方的供词与证据。


在这里,笔者先要向读者们介绍一下检察官的角色:与效力于被告的辩护律师一样,检察官也是律师,一样必须通过上期提到的考取执业资格的程序,遵守法律行业道德。


不同的是,检察官受雇于省或者联邦,却不代表任何级别的政府,并在职能上与其保持距离,更不代表警方与受害人。检察官的首要责任是确保诉讼程序对其中所有人都是公平的,而非不计代价得到有罪判决。BC的省级检察官属于司法厅的刑事司法处,其官方愿景为:“无畏、公平、高效、致力于创建公共信任的检察院”。


法院第一站

在BC省,绝大多数刑事被告的在法院的第一站是Remand Court,哪怕是被关押在监狱中,通过视频出庭的被告也不例外。在Remand Court,被告需要面对法官宣读的罪名表明自己是否认罪,但在这之前,检察官会将诉状交给被告,法院也会给予被告足够的机会去寻求法律资源。


即便被告对本地律师毫无头绪,也能在法院就地免费咨询值班律师(duty counsel),迈出司法程序中的第一步。


在第一次出庭时,受雇于BC省法律服务协会(Legal Service Society)的值班律师一般会请求法官择日再开庭处理此事,使被告有机会仔细阅读诉状、寻求法律建议和代表。除此之外,如果时间充裕,值班律师可以在认罪协商中代表被告,或者将其介绍到适合的法律援助项目。


与其他审判室相比,笔者认为Remand Court的氛围或许是最不令人紧张的。鉴于它在刑法流程中作为“必经之路”的位置,大部分时间都会有颇多的被告及家属在场,会让被告产生“至少不只我一个人”的想法,从而不容易感到孤单。


同时,对法庭的基本尊重和文明礼貌固然还要保持,但或许是法官因为见惯了形形色色首次接触刑法的人们,Remand Court的确没有接下来的环节那样严肃、令人紧张。


笔者甚至有次在Remand Court见到过一名没有律师,被控家庭暴力的男子,公然违反保释保证书与受害者一同出庭,称只是家人之间的误会,自己“不接受”该罪名。


而法官与检察官并没有对其发难,而是好言好语地成功劝说他先领取诉状,与律师咨询再回来。由此可见,加拿大的刑法体制不仅对被告的宪法权利有保障,有时连具体实施也颇为人性化。


将诉状研究透彻、与律师商讨充分后,被告将在Remand Court的最后一次出庭中向法官表明是否认罪。在法律上,认罪的定义是“承认所有构成罪名的因素由被告有意为之”,之后的流程便是进入认罪协商,在量刑听证会上试图得到较轻的惩罚。如果不认罪,则会进入审判流程,目的在于在庭审中不被证明有罪。


除了认罪与不认罪外,有些情节较轻的被告还可能被检察官告知有第三个选择:替代措施(alternative measures),或修复式正义(restorative justice)。


在这两种项目中,被告需要承认自己的错误与责任,通过道歉信、社区服务等方式对社会及受害人作出补偿,但并不在法律意义上认罪,刑事诉讼也就此终结。限于篇幅,笔者在这期《指南》中不再赘述,而会与量刑听证会与庭审中一并探讨。


除了刑事起诉的流程外,读者们想必也会好奇刑法的其他方面,比如说作为受害者的种种,以及有关犯罪记录的规定与处理。不必着急,这些话题笔者会在下一期之后,一一为您阐述。敬请期待:《刑法(二):面对法官》。▋

特约作者:Philip He

"本文仅提供法律信息,而非法律建议,需要建议请咨询律师."

(编者注:特约撰稿人的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见解或知识介绍。囿于不同专业领域知识水平的限制,《温哥华岛》报对相应的作品不持特定观点或立场,请读者谅解。)

关注我们 Find us on:

  • Facebook
  • Twitter
  • LinkedIn

VIW Community Services

Help our local ethnic community

by registering as a vendor.

No Fee!

wechat_edited.png
logo繁白.png

​社区服务

© 2020 by VI Weekly. All rights reserved. 

除非有特别说明,此网站所有文字均为《岛报》原创,未经授权请勿部分或全部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