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岛报

【深度】猎杀、美丽以及人道 —— 看北美皮草业的中国投影

加拿大的美丽有千种万种,但是有这样一种美丽却一直与北美殖民历史相伴相随,在与动物保护组织的争议中未曾驻足地不断前行,并且现在也与中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这就是本篇内容要谈及的北美皮草业。

中国皮草制品的消费需求在持续攀升:以水貂面料时装为例,2016年消费量已达到176万件,到2020年预计将增长至202万件,2030年将攀升至234万件。

在美丽的皮草产品背后,北美皮草业有着很多更为深刻的、并非人人皆知的、方方面面的故事:有皮毛交易曾是加国奠基级产业的历史;有显得貌似不是那么人道的毛皮动物捕杀;有几十年来同动物保护主义组织间的纷争不断;当然也有其不乏温情及人道的一面。

北美发展史上的重要篇章

北美皮草业在北美洲的殖民发展历史上曾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有着极其重要的历史地位。

19世纪20年代早期在蒙特利尔皮毛拍卖会上的竞买者。来源:truthaboutfur.ca

很久以前北美的皮草业仅仅是现在加拿大境内和美国境内的原住民之间的皮毛交易。随着新大陆的发现,欧洲人也参与了其中。

在19世纪,北美皮草业的发展达到了其巅峰状态,彼时也诞生了极其复杂的皮毛贸易网络和企业,皮草行业因此而演变为北美洲的重要经济支柱。

美国早期争取独立建国的一个主要根由就是要争夺皮草业的根据地。同时很多的土著美洲部落也逐渐开始依靠皮草贸易作为其首要的收入来源。

但是到了十九世纪中叶,欧洲服装时尚业的演变使得皮毛价格逐渐下滑,当时包括美国皮草公司(American Fur Company)在内的众多大的皮草贸易公司都破产倒闭。

从生皮到美丽成品的诞生过程

在北美的皮草贸易初期历史阶段,加拿大和美国土著居民通过自行研制的狩猎和诱捕方法获取毛皮,皮草贸易商只能通过这些猎人来获取毛皮原料。

到了19世纪60年代,现代化毛皮动物饲养业在纽约诞生并得以发展。

目前全球毛皮贸易中所使用的85% 以上的生毛皮都来自小型家庭经营式养殖场。

无论产自养殖场还是野外,大多数北美毛皮流向消费者的旅程都开始于生产商所拥有的拍卖行。

拍卖完成后,毛皮的制作加工过程才刚刚开始。每一张毛皮都是独特的,其毛皮厚度、毛密度、本色和尺寸均各不相同。即使风格相同,也不会存在两件完全一样的毛皮大衣。每件毛皮服装都绝对独一无二,是真正的艺术品。

一个北美皮草商人的中国情结

Calvin Kania是BC省温哥华岛上一间毛皮加工及贸易公司的企业主。Kania从小在父亲位于BC省内陆的牧场长大,牧场上主要养殖牛,但同时也经营一条捕猎陷阱线。

Kania的父亲在检查捕猎陷阱。图片来源:Calvin Kania

陷阱线是一个固定区域内的系列陷阱,主要用来诱捕野生动物。

“陷阱线的经营和牧场的经营完全是一个道理,”Kania对《温哥华岛》周报说,“你不能简单地把所有能够捕猎的动物都捕猎完,一定要留一些到明年再捕猎。”。

Kania说皮毛动物捕猎业最吸引他的是:这是一个传统的、加拿大式的生活方式,是一种乡村式的、不复杂的、健康的、以家庭为导向的、与周围环境进行充分沟通和互动的生活。

Kania从1994年就开始经营皮草生意,至今已经有20多年的历史。然而他本人实际上从1987年在The Hudson’s Bay公司工作时就开始同中国做生意,去过中国的很多地方,是一个地地道道的中国通。

Kania估计包括生皮、制成品及其它产品在内,加拿大皮草业2016年的全球出口额为3.91亿美金,其中出口到中国的销售额为约两亿美元左右,可见中国市场一家已经占到了加国皮草业出口总额的半壁江山。

中国国人的购买习惯和爱好正趋同于国际流行趋势,也就是说中国消费者也会追随在米兰、香港或北京等顶级时装展会上展出的皮草产品而决定自己的购买行为,他说。

人道的美丽与包容的争议

争议是一个民族包容心态的具体呈现,而美丽则很多情况下是一种交错争议下平衡的结果。可见美丽与争议并非矛盾对立的双方——这一点从北美皮草业的发展即可窥见一斑。

“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这句篮球明星姚明的公益广告语在中国国内几乎已家喻户晓,但是其传达的信息还是要有一定的局限性的。动物保护组织所针对的争议对象背后往往有着很多不同的视角和观点。

动物保护组织以及素食主义者多年以来一直在抵制皮草行业以及其它一些与捕猎、屠宰动物有关的行业。PETA(People for the Ethical Treatment of Animals, 善待动物组织)最为出名的一句标语就是“我宁愿裸体,也不穿皮草。”最近几年大热的加拿大鹅品牌服装近来也被PETA等动物保护组织的抗议活动弄得灰头土脸。


但是,激进组织的抵制是一方面,另一方面确实不容忽视的是就业压力及人类自身吃穿住行的需求问题。

目前,在加拿大有7万名有执照的动物捕猎人,在美国也有超过20万人。其中有很多人都是为了生计而捕猎毛皮动物。


早在上个世纪90年代,由加拿大、俄罗斯和美国率先组织签订了《国际人道捕猎标准协议》,其中规定如果猎人通过捕猎陷阱捕捉到了山猫和貂等动物时,这些陷阱必须在3分钟的时间内,以尽可能的人道的方式尽快将动物杀死,让其没有什么痛苦。如果做不到这一点的话,这些陷阱装置就不能在市场上出售。

加拿大猎人在出售捕获的郊狼皮毛。图片来源:truthaboutfur.ca

加拿大和美国的野生动物部门严格控制陷阱类型和对每个物种进行诱捕的季节。在获得捕猎许可证前,捕兽者通常需要接受培训课程,毛皮制品的销售和运输也会受到严格的监控和管制。


加拿大电影导演及制片人AletheaArnaquq-Baril在去年导演了一步纪录片《愤怒的因纽特人》(Angry Inuk)。该片讲述了动物保护主义者反猎杀海豹的行动如何给以捕猎海豹为生的因纽特人带来的困境。

Arnaquq-Baril对媒体说,动物保护主义者摧毁海豹交易市场的行为会加重因纽特家庭的贫困、食物匮乏、酗酒甚至是自杀等现象。最为可怕的是反对猎杀海豹组织利用海豹可爱的外表进行宣传,并募集到了大额的宣传资金。

或许人们很难在这样的一场争议中找到一个确切的答案。但是争议的结果首先使捕猎及皮草产业对待捕猎及生产更加人道,更加具有可持续性。

体量庞大的中国市场

在2006年以后,貂皮大衣是每个女人衣柜的衣王——这一点已经成为中国国内大多数女性的共识。

据中国国内媒体报道,中国这一世界皮草业“发动机”在那几年的时间内持续给力,再加上东欧、俄罗斯等市场消费也一路走高,使得皮草行业越来越“疯狂”。

但是从2013年以后“疯狂的水貂”终于低下了高昂的头,但尽管如此,与欧洲和北美市场相比,中国市场依然占全球毛皮销售总额的1/4。

前几年的市场形势波动是有原因的,Kania说。首先就是过去两年间中国的反腐行动,这几乎导致中国的经济有所停滞。其次是俄罗斯的经济下滑严重,因为该国是皮毛产品的另外一个大买家。

但是今年Kania的FurCanada公司在今年1-3月份的销售额较去年同期上涨了50%,该公司也正打算在中国通过合资或特许经营的方式为其产品寻找独家代理,进一步开拓中国市场。这说明中国的皮草业市场正在逐渐回暖。

……



编者语:

我们多么希望北美皮草业在中国市场上留下的不仅仅是一个销售数字方面的投影,我们消费者所消费的也不仅仅皮草产品美丽的外观和温暖——或许我们更应该去了解和学习加拿大皮草业背后那些更多地展现为人道、争议、包容和平衡的那一部分……



作者:Derek

- END -

-- VI Weekly --

华语社区咨询

扫描二维码,加“华语社区咨询”君为好友,咨询有关移居、投资并安家于温哥华岛的方方面面。

  • Facebook Social Icon
  • Twitter Social Icon
  • wechat-logo-preview-1_edited

美丽的温哥华岛

扫描二维码,订阅我们的微信公众号“美丽的温哥华岛”,及时了解有关岛上的最新新闻资讯。

© 2017-2019 by VI Weekly. All rights reserved.